期待下一个突破(期待下一个突破的最新信息)

新商盟网 2023-04-21 20:47 157

摘要: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期待下一个突破,需要的朋友可以参考下,如果你喜欢还可以浏览期待下一个突破的最新相关推荐信息。

  烟草在线专稿

  老烟斗:年末了,你不在办公室好好思考你那大总结,出来跑什么啊?

  小烟卷儿:写总结对于我来说已经不困难了,你还以为我是前几年那个初入烟草的孩子啊?我现在完全可以独立写大总结了,根本不需要求“外援”。

  老烟斗:那你是闲逛,是吧?

  小烟卷儿:当然不是了,我怎么能那么消极的工作呢!刚才有个人,由于不太满意烟草管理机关的处罚,到这里“理论”,真是可怕。

  老烟斗:我就有点不明白,有什么可怕的啊?你们干的国家行政执法的工作,法大于情。东北网上说,近两年来,河北省唐山市兴隆钢铁有限公司一直对法院的一个判决耿耿于怀:年产150万吨的钢厂被人撞停了16个小时,但法院不仅认定的损失数额畸轻,反过来还判钢厂赔对方80多万元。虽然在钢厂的申诉之下,河北省高院指令地方法院再审,但地方法院依然维持原判。对此,该案再审法官对媒体记者透露:法院压力大,因为被告家属很能“闹”,这对案子的判决有很大影响。

  小烟卷儿:“能闹事者胜诉”说明在法律的判断之外,还有一个更高的准绳,也就是法官更为忌惮的维稳需要。

  老烟斗:说句不该说的话,当下法官怕老百姓。怕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法官有什么过错,本身做得再对,老百姓一闹起来那也是个问题。假设造成当事人自杀的话,就是社会稳定问题了。

  小烟卷儿:造成这种尴尬的主要原因是,审判的独立性不够,既要对法律负责,又要对上级负责。在这种双重责任之下,有的法院甚至在法律规定的立案标准之外,再搞出来一个内部掌握的“标准”,明确规定哪些案件法院不能受理;有的法院针对特定的案件,出台供内部参考的“判决标准”。(新商盟网xinshangmeng.org)

  老烟斗:如果法律的判断标准被置换为社会影响的标准,就引申出社会影响有什么判断标准的问题,如果在标准上缺乏一个稳定的预期,其结果就是,“不闹不解决,小闹小解决,大闹大解决”,任何问题的解决都会被引向“闹事程度”的比拼上。

  小烟卷儿:我们说了这些,无非是想说咱们现在的行政执法过程中,是不是也有处罚标准不统一的问题存在。其实,有的人来“闹”是有道理的,因为同样的问题,但所受到的处理不一样,心里不平衡,放在我这,我也会找。

  老烟斗:现在烟草专卖法律法规的相关条款自由裁量度还是大了些。

  小烟卷儿:我认为可以不考虑,因为一个单位就某类处罚就定下来尺度即可,一个度就没有了争议,也就有了公平与公正。省着有人来“闹”,我们还要考虑稳定问题,最终是谁找谁轻罚。

  老烟斗:看来,对于这类问题,还是真要考虑一下,定个尺度,有了这个,大家都好办。

  小烟卷儿:年末了,都要总结了,个人要总结,单位要总结,连行业也要快速总结啊。新华网上说,2004年以来,广东省委巡视机构挖出大量干部违法违纪线索,涉及地厅级干部18人,处级干部22人。近日,广东省委巡视办公室向媒体公布了部分相关案例。媒体根据通报主要介绍了三个案例:其一,县委常委利用职务影响,将身为警察的儿子带薪送去新西兰留学。对此,韶关市纪委责令刘某向组织写出书面检查,其子退回工资补贴27937元;其二,省直某局办公室副主任彭某三年考核不合格仍被提拔;其三,珠海市某区委常委、宣传部长谭某擅自携丈夫和区委宣传部、电视台工作人员共7人自驾车到江西井冈山等地旅游5天,开支34247元,在电视台下属广告公司等单位报销。对此,珠海市纪委决定给予谭某留党察看一年处分,并按副科级干部另行安排工作。

  老烟斗:通报的不错啊,可以给我们的领导敲敲钟。

  小烟卷儿:好什么啊!三个案例中的当事人都是“某局”“某单位”的“某某”。我不知道不向公众公开犯错误官员的姓名是依据什么规定,是为了保护这些官员的面子?还是为了向群众保密?印象中,在《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》和《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》中并没这方面的规定。而公众应该有知情权,更有监督权。一个公务员违纪被处分,难道不应该告诉纳税人?如果连被处分的官员姓名也不公布,我们实在怀疑这样的处理是铁面无私,还是害怕得罪人。(新商盟网xinshangmeng.org)

  老烟斗:是的,我才看明白。虽然外人明白某的意思,但是,还是搞不清某到底是在说谁。尤其是当事人涉嫌违纪违法,公众就是想知道到底是哪条臭鱼坏了一锅汤、违纪乃至腐败的干部姓甚名谁。有关部门既然公布了案例,就应该将涉及的人与事讲清楚。说一部分,屏蔽一部分,不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是什么?

  小烟卷儿:这些啊,都不用说,明摆着是给领导留下点后路啊。

  老烟斗:每年的这个时候,无论是我们自己内部还是省局、国家局,都要对某些专项进行检查、审计,结果也要进行公布,真的希望不要再出现含糊的报告,不痛不痒的点了一下,一点作用都起不到。如果想公布,就要把单位和人名都报出来,希望大家引以为戒,更是对大家的一个交代,不能说不罚就不罚了。

  小烟卷儿:是啊,名都不敢点的案例,谁都不太相信。

  老烟斗:我看该罚还得罚,不管是多少,都要有个说法啊。

  小烟卷儿:罚款也要有说法。《人民日报》援引中央党校周天勇教授的文章数据称,2009年,中国预算内外的收费罚款收入“共计约2.2万亿元,超过税收的三分之一”。乱罚款乱收费导致百姓实际负担加重。我国一年收费罚款总收入2.2万亿!如果拿它除以13亿人,就相当于平均每个中国人每年要“奉献”1500元以上。

  老烟斗:真能罚啊!俗话说,“税好算,费难缠。”多如牛毛的罚款收费,让本就生活艰辛的人们难堪重负。违章停车要罚款,占道经营要罚款,卫生没做好要罚款,不文明要罚款……在一些执法部门和执法者眼里,罚款就好像一剂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,凡事“以罚当先”,“以罚代管”,好像不罚款就执不了法一样。于是有人就调侃说,这些部门哪里是在依法治国啊,他们是在“以罚治国”。

  小烟卷儿:一些执法部门把依法治国变成“以罚治国”,除了让我国的收费罚款数额逐年大幅递增之外,并没有任何益处。因为这不仅加重了老百姓的负担,而且极易滋生贪污腐败,有损社会公平及政府公信力,伤害公众对我国建设法治国家的期待。(新商盟网xinshangmeng.org)

  老烟斗:是啊,早日终结执法部门“以罚代管”、“以罚治国”的乱象,不仅是建立科学的财政收支体系的需要,更是亿万百姓“民心所向”。

  小烟卷儿:我们现在的专卖体制还有很多不适合的地方,需要大家一起来完善。有时,执法的政策就有问题,比如我们现在的很多单位还有罚款任务,还与工资挂钩等等。

期待下一个突破(期待下一个突破的最新相关信息)


相关推荐

评论列表
关闭

用微信“扫一扫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