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里的川南(梦里的川南的最新信息)

新商盟网 2023-04-24 22:20 228

摘要: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梦里的川南,需要的朋友可以参考下,如果你喜欢还可以浏览梦里的川南的最新相关推荐信息。

  十多年前,我这个山凹上长大的年青人,第一次出省到川南,发现与毕节一水相隔的川南,同黔西北相比,竟然是两重天。 

  “一方之土育一方之人,一方之水润一方之色”。一般而言,一个城市如果没有河流,那里的女孩就会少了一份柔美和灵秀。初到川南,我便被一幅油画般的情景吸引住了,一个窈窕多姿的女孩,背着精致的箩筐,箩筐里装满了青葱的竹笋,女孩边走边用甜美的声音沿街叫卖。那女孩一汪秋水,顾盼生辉,落落大方,冲着我浅浅一笑,没有一丝的矫揉造作。或许缘于“劳动者是美丽的”这种审美取向,不知道什么原因,很多年后,这个女孩的形象依然印在我的脑海里,挥之不去。川人勤劳,温和善良,做事精细,她们强调的是辛勤劳作、自食其力。不像我常见的邻家女孩,只知道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。

  我到过川南的很多集镇,最难忘的是长江边上的古镇合江,合江是我国美学奠基人王朝闻先生的故乡,著名学者费正清先生在他的著述里也描述过这个地方。合江盛产荔枝,合江荔枝个大核小,果肉肥嫩,荔枝成熟的季节,集镇上盛满荔枝的箩筐堆积如山。长江边上有一条曲曲折折的石板路,闲暇时,我常到那条路上散步,走得饥肠辘辘,便拐进一间小店,一碗豆花饭、一盘烧白,既解馋又物美价廉。

  川南与毕节仅一水之隔,但川南的小镇上赶集的情景与乌蒙山区却有着天壤之别。太阳刚刚升起,川南小镇上已经热闹起来,忙碌的商品交易一两个小时就结束了,不到十点钟,赶集的人们各自背着布匹、香烟、农资等回家忙农活去了。而乌蒙山深处的集镇上,十一二点人们才三三两两聚拢在一起,或在集市上闲逛,或邀约在酒肆前,喝得酩酊大醉,太阳西斜才渐渐散去。川南与乌蒙山区的民风民俗,一个吃苦耐劳,一个贪图闲散安逸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在众多川南古镇,低矮的茶馆里常聚集着忙里偷闲的人们,一张张陈旧的茶桌和条凳显然已有年成了,但是擦得铮亮,一尘不染。脖子上垫着一块白毛巾的伙计,肩上顶着铜制的大茶壶,长长的壶嘴,从两米远的地方把滚烫的开水射进你白净雅致的陶瓷盖碗茶杯,菊花茶借着水的冲击在茶杯里欢快地奔腾翻滚,品茗的人装模作样地把盖碗在水上晃动几下,轻轻地吮一口,甜滋滋的,那不是艺术的享受又是什么呢?(新商盟网xinshangmeng.org)

  大纳公路的终点就是纳溪县城,那时还是县的建制,不是泸州市的一个区。纳溪蕴藏着丰富的天然气,有规模庞大的化肥厂。我们下榻泸天化宾馆时,发现这个宾馆是欧式建筑,很奇怪,后来才知,1966年,我国从西欧引进第一套年产10万吨合成氨、16万吨尿素生产装置,在泸天化投入运行,翻开了中国化肥工业史新的一页,这个宾馆就是专门为法国工程师建设的。由于纳溪盛产天然气,泸州的公交车车顶上都顶着大大的燃气包,不烧汽油烧天然气,在当时狭窄的城市里穿行,很抢眼,很笨拙,却很环保。

  泸州号称酒城,我们常住的酒城宾馆距离老窖酒厂不远,推开窗户就能闻到飘香的老窖。老窖历史久远,传说中古代巴蜀盛行“撒满文化”,我怀疑就是乌蒙山区的“撒摩文化”或“布摩文化”,祭祀者以酒精性饮料使自己处于麻醉状态,以便与天神交接。黔西北文化与川南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从酒文化里也可以看见毕节历史文化与川南文化联系的影子。如毕节人称为甜酒的饮品,川南人叫做醪糟,酿制方法大同小异。《齐民要术·七·笨曲饼酒》记载了巴蜀人的酿酒方法:“蜀人做酴酒,十二月朝,取流水五斗,渍小麦曲两斤,密泥封,至正月二月冻释,发漉去滓,但取汁三斗,谷米三斗,炊做饭,调强软合和,复密封数日,便热。合滓餐之,甘辛滑如甜酒味,不能醉人,人多啖温,温小暖而面热也。” 

  长江边的夜晚,夜色撩人。我们常呼朋引伴聚会在长江边,有时搓上两圈小麻将,有时租一张竹制躺椅,要一杯滚烫的菊花茶,花五毛钱请一个小师傅在旁边用一根棉签帮你疏耳朵。江风徐徐,迷离的灯火在长江中晃动,隐约听见有人在吟诵苏轼的诗句:“不知天上宫阙,今昔是何年…”,不禁疑惑自己身处天上人间。

  乘坐康平号游轮,从泸州逆水而上,到了滨临长江,古色古香的南溪古镇,适逢长江涨水,好客的主人说我们运气好,吃到了当地人都难得一饱口福的长江野生江团,细细品尝,果然肉质肥美细嫩,汤清味鲜。(新商盟网xinshangmeng.org)

  川南民风淳朴,多出能工巧匠,由于勤奋,川南匠人大都极尽精雕细琢之能事,宜宾的民居雕梁画栋,做工精巧,很多经典建筑曾经进入过建筑学家梁思成先生的视野。抗日战争时期,梁思成和林徽因来到南溪县李庄,李庄在长江边上,是一个有1400年历史的古镇。梁先生在李庄两年多的日子里,先后调查测绘了宜宾旧州坝白塔、李庄的宋墓,多次测量过李庄的旋螺殿,螺旋殿是明代万历年间建成的木结构殿,建筑梁架为抬梁支柱和斗拱叠架网目状,其花纹藻井极富研究价值,这些都被梁思成写进了《中国建筑史》。

  很多城市与某种品牌注定要联系在一起,如云南玉溪红塔山,四川绵阳与长虹,湖北十堰与二汽,长江第一城宜宾同样以出产五粮液而闻名。宜宾坐落在金沙江和岷江汇合处,古称“叙州”、“戎州”,北宋时改称宜宾。五粮液的特色是“香、醇、浓、绵、甜、净”。可能是由于水质的缘故,中国名酒大都产于四川、贵州交界之处,更确切地说,是长江上游和赤水河两岸,浓香型的五粮液、泸州老窖、习酒、董酒,酱香型的茅台、郎酒、金沙回沙,概莫能外。

  燃面是宜宾最具特色的小吃,宜宾燃面松散红亮、香味扑鼻、辣麻相间。在宜宾的短暂逗留,竟使燃面成为我的平生最爱。清晨吃完一碗燃面,喝了一杯豆浆,叫上一辆人力车,同那些前来旅游的老外们夹杂在一起,饱览金沙江和岷江在宜宾汇集成长江的奇特景观。金沙江水泥沙较多,和黄河一样浑浊,汹涌澎湃着,而岷江水是雪山融化之后流下的,冰清玉洁。其交汇的景象犹如中国传统的八卦,一阴一阳,我站在大江边观看时,对泾渭分明这个原来百思不解的成语突然产生了顿悟,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其界限是如此分明,人类社会何尝不是这样呢?感概古人联想之丰富,叹鬼斧神工的大自然魅力无穷。

  川南也有令我感到不适的时候,夏季闷热的天气让人感到窒息,即使深夜推开门窗,一股热浪就会迎面扑来,没有一丝一息的凉意,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起赫章韭菜坪上吹拂的山风和阵阵的松涛。还有一件憾事就是没能到蜀南竹海神游,距宜宾81公里的蜀南竹海,二十八座山岭竹林茂密,竹波荡漾,连片成海,北宋诗人黄庭坚在此提词,名曰“万岭箐”。(新商盟网xinshangmeng.org)

  我在川南整整生活了一年,我怀念川南。那里有浩瀚的长江,那里有青青的竹海,那里有勤劳淳朴的人们,更有我失落在那里的青春的憧憬和破碎的梦想。总有一天,我会携同家人,重返那个神秘而美丽的地方,畅饮五粮液,荡舟永宁河,在长江里放歌。

梦里的川南(梦里的川南的最新相关信息)


相关推荐

评论列表
关闭

用微信“扫一扫”